总网滚动

『市域社会治理』翁牛特旗委政法委 以党建引领“三调联动”全力打造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升级版”

2022-06-11 21:08:24来源:宁城政法委  责任编辑: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提出了明确要求,为新时代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指明了方向。翁牛特旗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依托人民调解协调指挥中心,在全市率先成立了大调解党建联合体,构建以党建引领“三调联动”工作模式,全力打造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升级版”。一、组织架构注重横融纵联,突出党建引领。努力锻强覆盖城乡、联通全域的“三调联动”链条,扎实推进党委领导、政府主导、部门联动、条块结合的大调解体系建设。在旗级层面探索搭建链式组织架构,打破条块隶属限制,下设了诉调对接链、警调对接链、检调对接链、行业调解链、法律服务链5个一级业务链条,并根据需要联动链接25个基层党支部。在乡级层面探索夯实网格组织体系,由苏木乡镇街道党委副书记、政法委员牵头负责,组建政法联合党建联合体,充分发挥“两所一庭”优势作用,分别依托设在基层司法所的乡级调委会、设在基层法庭的诉调对接分中心、设在基层派出所的警调对接分中心进行联建共建。

  二、在推进机制注重统筹协调,凸显政法主导。指挥体系上,由旗委政法委牵头抓总,统筹整合了全旗政法系统、行业部门及基层社会治理等领域的党组织资源力量。政法委书记既担任党建联合体负责人、也担任协调指挥中心主任,公检法司“四长”既牵头主抓业务链条、也担任协调指挥中心副主任或办公室主任,18个行业主管部门全面参与,乡村两级调解组织上下联动。制度机制上,按照市旗组织部门的统一部署,探索建立了联合式主题党日、联合式主题党课和联合式主题活动等组织生活“三联共搞”制度,联合体联建单位党组织例会决策、各链条联建单位党组织例会议事、各联建单位向各业务链条和各业务链条向党建联合体月报纠纷处置情况(重大疑难复杂矛盾纠纷处置情况实行“一案一函”报告制度)等实体运行“两会两报”制度,与全面依法治旗考评挂钩,与“无诉”嘎查村(社区)、信访“三无”嘎查村(社区)平安创建考评挂钩、与人民调解工作考评挂钩等考评激励“三个挂钩”制度,以及领导干部讲党课、法官律师讲法课、调解专家能手讲实践课等教育培训“三课同上”制度,努力把加强党的领导贯彻到大调解体系建设的全过程、各方面。实行这样的领导体制和推进机制,使以往联系不紧、对接不畅、合力不强、各自为战的各级各类调解组织链链相接、环环紧扣,单链条的“独角戏”变成了党建引领的全领域“大合唱”。三、实体运行注重“三调联动”,强化协同推进。一是推动加强对接实体平台建设。立足推动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三调联动”与诉调、警调、检调、律调“四调对接”有机结合、有效落实,在以大调解党建联合体为核心统筹加强大调解体系建设上,采取同步推进“四台分设联建”的方式推动加强了4个对接实体平台建设。

  诉调对接中心实体平台:2018年,首先在旗人民法院抓点示范,由法院、司法局联建共建了诉调对接中心实体平台,在乡级层面依托基层法庭积极打造分中心,选聘4名退休法官、司法所长担任专职调解员常驻中心开展诉前调解工作,先后打造了“巴特尔”、“老杨”、“韩武”“陈大叔”“肖大妈”“王奇”等个人品牌调解工作室和“法官”、“家室”、“网络视频”等专业调解室,同时协调旗域3家律所每周轮流选派律师入驻开展调解和法援服务,构建了“诉调对接+多元调解+速裁快审+繁案精审”多元解纷机制。警调对接中心实体平台:2019年,我们又在旗公安局依托110接警台衔接流转,由公安、司法、法院、律所联建共建了警调对接中心实体平台。在运行机制上,主要是依托110接警台衔接流转。首先,110接警台接到群众报案后,转至接处警单位,中心与110接处警系统互联互通;接处警单位处警结束后,对非治安类纠纷移交辖区警调对接分中心调解,调解成功的出具调解协议书,调解不成的再转回接处警单位调查处理。警调对接中心主要履行四大职能,协调职能,对内协调110指挥中心、信访接待室、案件受理中心强化协调协作;对外协调公安、司法、法院等联建共建单位强化协作对接;督导职能,及时对各分中心纠纷办理情况进行督导;调处职能,负责办理信访办、案件受理中心转办、移交的非治安类纠纷,根据需要参与重大疑难非治安类纠纷的调处;统计报备职能,负责定期汇总统计全旗警调对接情况,并向旗人民调解协调指挥中心报备。在乡级层面依托公安派出所设立分中心,根据市公安局、市司法局关于建立公安派出所、司法所“两所三联六建”协作机制的部署要求,为确保实现“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的工作目标,我们积极推进“两所”联防、联建、联治,推动建立了基层社会治安防控、公共法律服务、矛盾纠纷排查化解、社区矫正、安置帮教等“六项协作机制”。警调对接中心实行直接调解与分流调解相结合的调解模式。同时在中心与分中心之间,搭建了双向远程视频调解平台。检调对接中心实体平台:同时在旗人民检察院由检察、司法、律所联建共建了检调对接中心实体平台,旗司法局派驻值班律师兼职调解员,参与轻微刑事案件调解、承担法援值班并参与认罪认罚刑事案件。采用“检察官+办案民警+律师+亲友”模式进行诉前调解,并启动了认罪认罚程序,充分彰显了法、理、情兼顾的司法温度。律调对接中心实体平台:在旗司法局联建共建了公共法律服务(律调对接)中心实体平台,共分为智能化服务区、实体平台服务区两个板块。智能化服务区主要配备了无人律兜、触摸屏、4K智能机顶盒等服务设施。按照司法厅的要求,依托广电网络,推动4K智能机顶盒向下辐射和延伸。与16个苏木乡镇街道调委会及部分村级调委会、律所等法律服务机构互联互通,对疑难复杂纠纷可由律师、公证员、专职调解员提供线上咨询和现场调解服务;同时也与警调对接中心、婚姻家庭调和中心等行业调解组织以及设在法院的诉调对接中心互联互通,促进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三调联动”和传统调解模式的转型升级。实体平台服务区,设置了法律咨询、法律援助、综合接待、人民调解、行政调解、行政复议、公证服务等服务窗口。

  二是推动加强专业解纷实体平台建设。坚持“谁主管谁负责”“谁受益谁保障”“谁使用谁管理”的建设原则,建立健全了矛盾纠纷易发多发的行业人民调解委员会,充分发挥融合党建引领聚合作用,谋划打造了婚姻家庭调和中心、交通事故调处中心、消费者权益调理中心、劳动争议调停中心、信访纠纷调解中心5个专业解纷实体平台。其中,婚姻家庭调和中心设在旗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由旗司法局选聘2名专职调解员担纲主调,并与设在法院的家事审判中心互联互通,过去,办理离婚只是简简单单问问、例行公事调调,现在,婚姻家庭调和链以挽救破碎婚姻、促进万家和谐为己任,“以大爱之心祝百姓家和、以大德之行护万家福顺”,由2名退休老党员担纲主调,调和的破镜重圆、皆大欢喜,调离的也是心平气和、好离好散,社会效应非常显著。交通事故调处中心设在旗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由专业交警和派驻司法干警、巡回法官、值班律师日常组织调解。劳动争议调停中心设在旗人社局劳动劳动仲裁庭,选聘劳动仲裁、劳动监察专业人员为特邀调解员日常组织调解。消费者权益调理中心设在旗消费者协会,选聘旗市场监管局专业人员为特邀调解员日常组织调解。信访纠纷调解中心设在旗信访局联合接访中心,政法系统各部门共派驻5人协助开展日常调解。

  三是推动加强乡村调处实体平台建设。在领导和工作力量上,组建由乡镇党委副书记、政法委员牵头负责,公安、法庭、司法所、平安建设办公室、综合执法大队、嘎查村 “两委”班子等多方参与的乡镇政法联合党建联合体,采取乡村联调联处、诉前多元解纷、“两所三联六建”三种方式联建共建。在运行和推进机制上,注重统筹整合多方面力量,持续加强联建联调联处机制建设。在突出强化“两所一庭”联动协作的基础上,普遍推行了司法所、平安建设办公室、法律服务所联合办公、联动调解,根据纠纷性质和工作需要随时引入相应主管部门、辖区村组全程参与调解的联调联处模式,同步推行了4K电视智能服务终端旗乡村三级互联互通、村级调解员每月到乡级调委会集体办公制度。大量不稳定因素被化解在初始解决在前端,基本实现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矛盾不上交。构建党建引领“三调联动”大调解体系,正在逐步破解一些多年想解决却难以解决的问题症结。一是小马难拉大车,上下联动难到位问题。司法行政部门借助联合党委推动,通过发挥办公室职能,统筹大政法的整体力量,初步搭建起了大调解的体系框架。二是独木难以成林,统筹协调难到位问题。以往人民调解都在抓但合力难凝聚,社会治理都在管但统筹难到位,联合党委由旗委政法委牵头抓总,通过公检法司协调联动、行业部门和乡村组织全面参与,把分散的力量融为了一体、拧成了一绳。三是握指难以成拳,合力凝聚难到位问题。通过全面加强党的领导,通过健全党建工作制度,通过打造实体平台加强对接,形成了“三调联动”促社会治理的整体合力。